日本非常想“入常”,却成了“非常”
  • 2015年10月16日;总第248期;策划:朝歌
  • 联合国大会第70届会议10月15日经过一轮不记名投票,选举日本、乌克兰、埃及、塞内加尔和乌拉圭5国为2016-2017年度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日本火急火燎地想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却成了“非常”,不必猜这是其入“常”的一块儿跳板,这些年日本为入常做了哪些努力,创造了哪些有利条件,为何仍阻挠重重;“非常”会给日本带来哪些有利条件?日本入常之路还有多长? 

W020150619637369791527.gif
日本为“入常”也是蛮拼的

  漫画:安倍访非 

  日本在1956年重新加入联合国,60年代后,由于美国的扶持,日本在联合国获得很多专门组织的席位,作为二战战败国,日本一度承担着联合国预算的20%以上,但其国际地位一直无法提升,常任理事国的一票否决权更是日本觊觎已久的。日本通过联合国改革获得更多权力,这就必须加入常任理事国。 

  2015年是联合国创设70周年,而2016年就是日本加入联合国60周年了,日本政府将这个时间点看做非常关键的年份,安倍晋三将今年、明年定位为“具体行动年”,希望日本能在“入常”进程上有所作为。 

  安倍的“地球仪外交” 

  安倍为入常也是拼了,第二次上台后仅1年零9个月,安倍就访问了五大洲的49个国家,被称为“地球仪外交”,这显然是为日本“争常”做铺垫。 

  联合国改革需要获得成员国三分之二以上的赞成。作为“大票仓”的非洲、中南美洲、太平洋岛国成为安理会改革的关键。日本为争取这些选票可谓不遗余力。 

  去年,安倍进行了长达15天的非洲三国行,慷慨撒钱,承诺向非盟提供3.2亿美元援助资金,并向非洲提供总计20亿美元的低息发展贷款,这一数额是日本先前承诺的两倍,而且这是8年来日本首相首次非洲之行。临行前安倍说:“对日本而言,非洲是需要开拓的边疆。” 

  今年,安倍在与到访的孟加拉总理哈西娜会谈时,表示将提供最多达6000亿日元的经济援助。9月,哈西娜在达卡与安倍会谈时表示,孟加拉将退出明年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改选中亚太地区的一个席位的竞选。日本政府相关人士表示:“日本的金钱起了作用。是值得大书特书的外交成果。” 

  虚伪的“积极和平主义”口号 

  安倍第二次担任日本首相后经常高唱“积极和平主义”论调,日本右翼标榜其所谓的进取性、公益性,称和平主义是人类共同的理想和目标,将日本包装成世界和平的维护者。而安倍政府却在解禁集体自卫权,而安倍政府却在积极策动修宪,废除和平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实现军事正常化。 

  就在近日,针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将中国《南京大屠杀档案》列入“世界记忆名录”一事,日本高官竟威胁减停教科文组织经费,叫嚣“让中国去缴”。9月3日,日本还曾针对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出席中国举办的“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一事表达不满,其和平诚意备受外界质疑。 

  绞尽脑汁增加常任理事国的名额 

  2005年日本提出“四国方案”,要求新增6个常任理事国名额,即让日本、德国、印度、巴西这4国(G4)形成的四国集团担任常任理事国其中2个亚洲国家、2个非洲国家、1个中南美国家和1个西欧或其他地区国家,但这一方案因支持票数严重不足而流产。 

  今年5月10日,日本政府原本打算向联合国大会提出的新的联合国安理会改革案,以扩大常任理事国及非常任理事国。在日本所提这份新的联合国安理会改革案中,常任理事国由目前的5国扩增为11国、非常任理事国由目前的10国扩增为14或15国。但这一方案最终成为一份废案,直到联大闭幕还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成为“非常”有什么待遇

  日本当选非常理事 

  日本处心积虑地想摆脱“敌国”身份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但却只能做个“非常”。这个非常赢得也一点技术含量没有,唯一的竞争对手柬埔寨一年前就宣布取消参选,日本在毫无对手的情况下当选。 

  日本对“非常”的身份是熟悉的,从1958年首次当选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以来,这是日本第11次当选了,超过了10次当选的巴西,成为历史上当选次数最多的国家,截止上次当选(2009年——2010年)日本已有20年的安理会席位。2016年起,日本将继续履行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的职责,在两年任期内,日本将会履行什么责任和义务? 

  先从联合国安理会15个常任理事国说起,除中、美、俄、英、法5个常任理事国,安理会还有10个非常任理事国,其中亚洲2个、非洲3个、拉美和加勒比地区2个、东欧1个、西欧及其他国家2个。非常任理事国任期2年,每年更换5个。 

  常任理事国与非常任理事国共同担负着维持国际安全的主要责任,包括促进和平解决国际及地区争端、制定应对威胁和平及侵略行为的办法、起草报告等。安全理事会还建议大会任命秘书长和接纳新会员国加入联合国。 

  非常任理事国在安理会有常驻代表,在安理会定期会议时可派特别代表与会,与常任理事国共同制定安理会议事规则,包括推选主席方法。非常任理事国没有常任理事国拥有的一票否决权。 

  我们知道,日本的野心并不安于经常担任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但这个位置可能为日本寻求更多资源,为入“常”铺路。日本常驻联合国代表吉川元伟在联合国总部向媒体记者强调,日本将在任期内通过外交努力展现影响力,为实现“入常”夙愿争取获得更多的支持。 

从“非常”到入“常”要过哪些难关?

  当地时间2014年7月1日,韩国首尔,民众聚集在日本驻韩使馆外示威,抗议日本试图修改宪法解释以解禁集体自卫权,并与警察发生激烈冲突。据悉,日本政府计划在7月1日就解禁集体自卫权问题通过内阁决议。东方IC\新华网

  日本官员(吉川元伟)自我评价对联合国的贡献不容小觑,“总共20年时间里,在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的位置上,日本为解决朝鲜、东帝汶、柬埔寨和中东问题一直在努力,博得了各国的称赞。”日本为在纷争结束后建立和平等做出了贡献,被认为是“值得信赖的伙伴”,但为何“入常”之路上仍然困难重重。 

  五大常任理事国的一票否决权 

  虽然4月28日,美日共同愿景声明中指出美国支持日本成为常任理事国,但中日之间复杂的关系会让日本入常命悬一线,历史问题、台湾问题、钓鱼岛问题、日美安全合作问题等历史现在的政治经济问题都是两国间的敏感问题,日本要“入常”首先要建立起与中国间稳固的互信关系。 

  “入常”合伙人靠谱吗? 

  日本、德国、印度和巴西这四个入常合伙人关系够紧密吗?“德国不愿意再坐在木椅上,而是希望坐到VIP桌边”,但是德国的想法是安理会应该扩大到6个常任理事国和4个非常任理事国,有日本什么事儿? 

  “入常”支持率成问题 

  日本政府不尊重历史,不认真反省二战期间在亚洲犯下的侵略罪行,这种对历史不负责、不认罪的态度不仅伤害中国的感情,也伤害了很多亚洲国家的感情,“争常”需获得三分之二会员国的支持,树敌太多难以服众。 

  (中国青年网根据环球网、新华网等) 

日本在入“常”之路上还要走多远,不仅与联合国改革进程相关,其本身的政治姿态也许才是关键。

网友评论

青视野 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
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相关新闻

17日,俄罗斯方面完成了对在埃及西奈半岛失事的A321客机黑匣子的研究工作,确认了飞机失事是恐怖袭击所致。在莫斯科克林姆林宫举行的会议中,普京...【详细】

当地时间11月13日,巴黎遭遇“史无前例的恐怖袭击”,6起枪击案、3起爆炸和1起人质劫持事件同时发生在这个欧洲“浪漫之都”,ISIS在11月14日通过网...【详细】

13414688855安安微信snok7788广 深 惠 连锁桑拿星级酒店 惠州 广州 东莞 深圳 福田 罗湖 南山 宝安 淡水 环境优雅舒适 四周交通便利 服务一流 待客认真贴心 安全可靠诚信有保障 档次多样价格适宜 让您享受豪华 多元 高雅 皇宫贵族般的感觉! 营业时间 下午1:30-凌晨4:00无论您是一人还是几人同行 都可以安排选秀 不用排队 让您工作休闲娱乐两不误 欢迎您来电咨询 13414688855安安